影音先锋看片网站,先锋影院,影音先锋,影音先锋资源,先锋影音资源,影音先锋官网,影音先锋电影,影音先锋看片网站

最新地址 hjdmy588.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

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淩辱叶氏企业四位千金11~12最终章

淩辱叶氏企业四位千金11~12最终章


                                              十一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地下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打手走过来拽我,我却死死地

抱着顔蕊的身子不放。因爲我知道,如果我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顔蕊就会重新

被人当做一只下贱的母狗。只要一想到这里,我的心痛的就要炸裂了。

  顔蕊也死死抱着我,她似乎恢複了神智,重新失去我的恐惧和绝望将她折磨

的面目全非。在这一刻,她仿佛又重新变成了那个让我痛惜的脆弱女孩。

  「罗大哥……罗大哥……别走……求求你别走!!求求你别丢下我!!求你!!!」

  顔蕊哭嚎着,使劲把自己藏进我的怀里。我把她搂在臂弯里,用尽全身力气

抱着她。

  打手开始用力的踢我的手臂,踢得我已经感觉不到手臂的存在了。另一个人

拽着顔蕊脖子上的链子将她用力从我怀里一点一点的拖了出来。女孩挣扎着,脖

子被勒出的说不出话。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顔蕊疯狂的哭喊,就像要死掉了一样,泪水已经糊

住了我的双眼,唯一能做的却只是看着心爱的女孩消失在了门缝之中。

  天几乎都要亮了,我像尸体一样被他们拖着,一直拖到何晋仇的卧室里。

  何晋仇坐在卧室的远角,点着烟,欣赏着床上淫乱的景象。

  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咏聆则躺在那个男人身上,她的上面压着另外一个男人。

个黑粗的鸡巴在咏聆的肛门和阴道抽插着,她却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咏聆的下体已经被血迹、白精和淫液糊的乱七八糟,小撮阴毛乱糟糟的纠结

在一起。她白皙的娇躯被两个粗壮的男人夹在中间,甚至会让人怀疑她就会被这

麽夹死一样。

  上面的男人突然一阵猛插,撞得咏聆前后颠簸。当他射进去的时候,咏聆终

于发出了一声细不可闻的凄美呻吟,就仿佛被扭断了脖子的云雀。

  男人抽出鸡巴,另一个男人又顶了上去。而这个家伙,似乎并不满足仅仅使

用咏聆那娇嫩的阴道。

  他用鸡巴在咏聆的阴道口前摩擦着,我看的目眦尽裂,他竟然…………

  随着男人用力一挺,已经昏迷的咏聆竟然痛的弹起了身子。

  「呜啊啊!!!」她发出一声悲惨的凄鸣,仰着脖子,喉咙中嗬嗬作响。

  那个男人,竟然插进了咏聆的尿道之中。那对女人来说不仅毫无快感可言,

还会造成无法比拟的损伤。

  我向何晋仇爬过去,跪在他面前。

  「求求你……放了咏聆……放了顔蕊……」我听到自己的嘴里发出了哀求的

声音。

  何晋仇将脚放在了我的头上,肆无忌惮的踢打着。我听到自己的头颅被踢的

咯咯作响,心里却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屈辱、愤怒或者反抗的情绪,只有绝望和空

虚,以及无穷无尽的悲伤。

  「地下室那个母狗,玩的开心吧?」何晋仇嗬嗬笑着,「她那天本来是下定

决心向你表白来着,爲了不被上下级关系束缚住才递了辞呈。她等你下班,结果

却等来了你和叶家老三的约会。哈哈哈哈!你是没看到她一个人躲在家里哭的表

情啊!!可是我看见了,我手下的人都看见了,在我们踢开她公寓大门的那个时

候。那只母狗的第一次,我开的苞。那时候她的花瓣简直嫩的碰一下就会破掉似

的,我连小拇指都插不进去!可是最后我还是硬把鸡巴塞到了她里面,她可是直

接就痛的昏死了过去的。让我想想……嗯,她被我们前后夹着,在她家小床上被

轮奸的时候,还哭喊着你的名字来着,整整喊了一个晚上,之后好几天嗓子都说

不出话。」

  「后来有多少人操了她?我忘了,数都数不过来了。每天大概都有十来个吧。

  给她阴蒂和乳头穿孔的时候,她痛的舌头都伸出来了,却对我们吼说你会来

救她的。哈哈哈哈!!现在看看她,已经可以被狗肏的潮吹了,不知道会不会生

下人狗的怪胎呐。现在,不拴着她都不行,她可是会一边喊着你名字一边在地上

自慰到失禁呢。最近,我买了一匹种马,準备试试给顔蕊配配种啊。把她捆在马

肚子上,应该可以很轻松就插进子宫吧?马一跑,啧啧,直接连抽插都不用费力

了。

  马不行的话,弄头猪也可以。」

  已经碎到极致的心髒,几乎已经失去了感觉。我只是跪趴在何晋仇面前,不

断重複这一句话。

  「求求你放了她们……」

  「顔蕊倒是倔的很,开始的时候不管怎麽肏都死咬着牙不出声。后来我说要

拿你开刀的时候才老老实实的学会了口交,学会了女上位,学会了舔屁眼。先是

一边含我的鸡巴一边苦苦求我要见你一面,以爲我不知道麽?见完了你,她那时

候立刻就会寻死。可等我把她慢慢调教的高潮不断以后,她却又苦苦求我不要让

你见她。这女人,真是贱的不行啊!不过快了,她已经快要屈服了,今天见了你,

大概很快就会心甘情愿的做我的性奴了吧,和苏清竹一样!!!哈哈哈哈!!!」

  「……我会好好办事……一定……你……放了她……」

  何晋仇心满意足的看着我,把脚从我头上拿了下来。

  「罗信,学到了什麽没有?还没学会的话,我可以再多给你上几堂课。」

  「我学会了……已经学会了…………」我喃喃道。

  「我给你选择权,叶咏聆和顔蕊,你只能带走一个。」

  我扭头看向被肏成一团,苦苦承受的咏聆,又回想起最后一眼顔蕊绝望的哭

喊,犹如无数把尖刀在我胸口进进出出。我无法选择,我哪一个都没办法放弃,

放弃她们任何一个,我仅存的一丝本心就会被罪恶完完全全的吞噬带薪。

  「我操……」耳边突然传了一个打手的惊叫,「老大……」

  我扭头看去,咏聆尿血了……接着,她的阴道就流出了更多地血,流了她身

下那个男人一腿。

  我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把她抱在了怀里。

  「咏聆!!!」

  咏聆双目无神,她看着我,嘴唇微张,却苍白的说不出一句话。她下体流出

的鲜血沾湿了我的手臂和裤子。我抱着她向外沖去,何晋仇和他的手下似乎愣住

了,并没有拦我。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抱着她奔跑出了别墅,沖上一辆车,踩足了油门就向

医院沖去。

  「阿信……我……好痛……我好怕……」咏聆躺在我腿上,轻轻地呻吟着。

  「别怕!!已经没事了!!我带你出来了!!我们这就去医院。」

  可是,我已经把顔蕊留在了那个黑暗的地下室里,那个万劫不複的地狱,终

将会把我的挚爱折磨成一具行尸走肉。而我,就这麽把她扔在了那个地方。

  医院,急救室的外面。

  当医生把咏聆的身体推出来的时候,我终于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子宫大出血。那个待我如弟,温柔善良的美丽女子,被那群畜生夺去了生命。

  咏聆的音容笑貌仿佛仍然在耳边和眼前清晰可见。善解人意的笑容,设身处

地的爲身边的人着想,却不得不承受无法承受的苦难。我给了她希望,可是她却

等不到幸福的降临。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中被死神揽在怀里,屈辱的死去,死在冰

冷的医院里。这个世界是如此的不公平,这麽好的人,爲什麽非要经曆这样凄惨

的命运!?

  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他……是我……

  我的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声音,这声音折磨得我几乎发疯。

  爲什麽我斗不过何晋仇?爲什麽我把自己所爱着的女人都搭了进去?因爲我

不够狠,因爲我还不够狠!!!和别人斗狠的时候,我竟然还瞻前顾后的,这是

给自己掘墓!!

  不择手段……不择手段……不择手段!!!

  巨大的仇恨吞噬了悲伤,吞噬了空虚也吞噬了我仅存的良知。如果连自己女

人的仇都报不了,要良知又有什麽用?!

  如果有能够压倒何晋仇的力量,顔蕊就不会……咏聆也…………

  这个世界……钱就是最强大的力量…………

  我不仅仅要弄到所有的钱,我还要何晋仇死!!要让他失去一切!!!

  ***    ***    ***    ***

  警察来找我备了案,我告诉他们咏聆是在外面被人强暴致死。这些警察在闻

讯我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闻讯就草草的收场了。毫无疑问,何晋仇在后

面做了些事情。

  我如形式走肉一般慢慢的踱回了家,却发现一个身影正坐在我家的门口。

  她听到脚步声,连忙睁开眼睛擡起了头。

  「大哥哥!你一晚上没回家!也没接电话!我都担心死了!!」

  我用死人一样的眼睛看着她,一言不发,伸手将她拨开,开门进屋。

  幼彤跟着我要进来,我却拦住了她。

  「回去。」我沈声说。

  「大哥哥,你怎麽了?病了麽?幼彤给你去买药!」小女孩担心的问。

  「闭嘴。滚。」我已经没有力气说多余的话了。

  幼彤身子一震,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

  「大哥哥……幼彤做错事了麽?幼彤一直都乖乖的……你爲什麽要这麽说?」

  「别装了。都他妈别装了。」我冷冷的嘶声说。「都他妈在骗人……明明是

个性奴,却装出悲天悯人的贱样!你也一样!早就被人肏过了,还一副天真纯洁

的嘴脸!!滚吧!!都滚!!」

  「大哥哥你在说什麽啊!!幼彤……呜呜呜……第一次明明就是给你的……

呜呜呜呜……」小女孩委屈的不行,忍不住哭了起来。

  「你以爲我就是什麽好人麽!?我他妈操你就只是爲了你的钱!哈哈哈哈!!!

  你以爲我是真喜欢你?现在你的钱我已经到手了!!你可以滚了!!」

  我对着她一顿吼叫,然后狠狠的甩上了房门。在门缝遮掩掉幼彤最后的表情

的时候,我看到她呆滞的脸上闪烁出了和我眼中一模一样的绝望和死寂。

  我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手指甲用力陷到了肉里。

  咏聆死了……那个我最信任的女人……屈辱的死在了最恨的人的床上……我

没能救的了她,还爲此将另外一个最爱的人留在了地狱里。

  如果你身在地狱,那我就陪你一起,在地狱化身恶魔吧。

  咏聆玉殒,持有她遗産委托书的我,就成了那份遗産唯一的合法继承人。幼

彤和语霜的我也已然拿到了转让书。三份遗産搏一份,加上我早已布下的局,她

的那份跑不掉的。

  我仔细的盘点着原有的计划,在家里呆了好几天。

  语霜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我全都没有接。她已经是我仅存的宝物,我无论

如何都不想再让她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

  我会在晚上的时候梦见顔蕊。有时候我梦见她被一群畜生在身下肆意蹂躏,

然后淫蕩的娇叫着泄身,再用小口舔每一个男人的肉棒。有时候却梦见我带着她

逃出了何晋仇的控制,拥抱在一起,重见天日。还有的时候,我梦见顔蕊就躺在

我的身边,依旧那麽光洁无瑕,尽心尽意做我的小小恋人。最后的一个梦,让我

无数次信以爲真,然后在突然惊醒之后,再重新被深渊一样的绝望所吞噬。

  我不敢想象,在我熟睡的时候,现在的顔蕊会被何晋仇用什麽样的方法蹂躏

折磨。每每想到此处,我都觉得无法呼吸。

  如果这是一个梦,该多好……我会好好地对顔蕊,向她表白,带着她去每一

个好玩的地方一起欢笑。然后在她生日的时候,许给她一枚订婚戒指。我们会有

孩子,女孩就像她一样优雅静淑,男孩…………

  不要像我。因爲我只是一个被欲望漩涡折磨的失去了无数珍贵东西的怪物。

  这种想象对我来说变成了无法比拟的折磨。我不知道现在顔蕊是不是子宫被

灌满了精液,狗一样舔着别人的鸡巴,或者在别人无休止的轮奸之中期盼着我去

救她……无论哪一种可能,都让我痛不欲生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胃部开始火辣

辣的疼痛起来。我强撑着身体出门,準备去一趟商店买点儿吃的。

  当我走出了大楼之后,我看到叶语霜站在楼下的广场中央。

  我可以毫无负罪感的赶走幼彤,因爲她的欺骗……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没办

法对语霜狠心作出这种事情,哪怕现在我的心髒和身体全都充满了腐烂的剧毒。

  我走到她面前,发现她原本清澈美丽的眸子已经布满了血丝,干枯的发梢贴

在脸和脖子上,嘴唇干裂,脸色苍白的可怕。原本早已经痛的麻木的心髒又开始

抽动了。

  「小霜……」我不知道她在这个地方站了多长时间,因爲从三天前她就不断

地拨打我的电话,而我却一直没接。

  女孩用空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得我一阵发寒。

  「罗信……你……这个骗子……」语霜轻啓双唇,红肿的眼睛开始溢出泪水。

  「……我……」

  「你对姐姐做了什麽?姐姐爲什麽再也醒不过来了!?你……又对幼彤做了

什麽……逼的她割腕自杀……你……又爲什麽……爲什麽要欺骗我!!??」

  幼彤……她竟然……

  我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解释。

  「你做她的男朋友,是爲了她的钱……你骗我,占有我,也是爲了我的钱,

是不是!?」女孩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可是姐姐她做错了什麽!?她对你那麽好!!你答应过要救她的!!!你

答应过的!!!」

  「……对不起……」

  语霜不知道站了多久,她撑不住了,腿一软,跪倒在地上,捂着嘴不断地抽

噎着。

  「幼彤她现在……」

  「在医院里……她只对我说了一句」姐,我好委屈,好想死」就哭的再也说

不出话……你爲什麽会是这样的人?爲什麽!?罗信!!你到底是不是人!?你

简直是一个满腹谎言的怪物!!!」

  是的……我就是这样的怪物……吞噬着别人善良心地和温柔信任的怪物,用

这些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滋养着我体内的贪婪和狡诈……可是不这样,我又怎麽斗

得过何晋仇?我想回头,我已经不想陷下去了……我只想要爲我的女人报仇……

  「到头来……我也只不过是你左右逢源的其中一个女人而已……罗信,你到

底有没有真正的爱过你的女人,哪怕只有一个……」语霜凄苦的诘责着。

  有。你,顔蕊,咏聆,甚至幼彤,我都……

  可是我说不出口,在这种时候,我所说的所有东西,对你也只是一如既往的

谎言而已吧。

  我只能俯下身子去抱她,去吻她,想要寻找一点最后的温暖和信任。

  「罗信……爲什麽我会这麽喜欢你……喜欢的痛不欲生……可你却欺骗我,

欺骗了所有人……」语霜似乎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她在我的怀里,的声音越

来越小,「我的钱……你已经全部得到了……你放了我吧……求你了……」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语霜用所有的力气推开了我,挣扎着站起身,踉踉跄跄

的消失在了清晨的广场上。

  我站在那里,心已经完全死掉了。

  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了。

  而这样的人,大概就是最爲强大的了吧。

  连死亡都已经变成了令我嗤之以鼻的存在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有资格和

何晋仇用最肮髒的方式,一决高下了。

  战胜怪物的方法……终究也只是,变成比对方更爲扭曲的怪物……

  最终章

  新龙华和华久收购案的最后一天。

  我拨打了叶忻姿的电话,交代了她我尽心準备的说辞。

  「只要我过去,对他说这些,何晋仇就会出昏招?你确定!?」叶忻姿用又

媚又兴奋的声音说。

  「是的。」我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对了,你知道麽,咏聆去世了。」

  「那我按你说的做!叶咏聆?那个傻逼女人,本来就是一副该被人操死的贱

样,我早知道的。不说这个了,等一切做完了,我们在哪儿碰头?」叶忻姿迫不

及待的说。

  「我会联系你。」

  「嘻嘻嘻嘻,事成之后,要到我那里好好的疯狂一下哟。」

  我没有等她说完就挂上了电话,然后将手机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这东西,

已经用不上了。

  拿起矿泉水瓶,我轻轻喝了一口,然后重新将视线定焦在了设好的望远镜上。

  这里是我新租的一间公寓,正对着新龙华顶层,何晋仇的办公室。

  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叶忻姿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与此同时,我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一台摄像机运作了起来。

  我用苏清竹给我的钥匙进入了何晋仇的办公室,并不是爲了寻找他电脑里的

什麽东西。本来我也没办法确定咏聆的视频是不是在他那台电脑里,很难想象何

晋仇会大胆的把重要的东西放在那儿。

  在那些打手沖进来之前,我已经在何晋仇书柜顶上最隐蔽的位置放了一只遥

控摄像头,这才是我真正的目的。

  我旁边的电脑里,清晰地传出了何晋仇和叶忻姿的声音。

  「你来做什麽?我不记得我有邀请过你。」何晋仇皱着眉头,看着叶忻姿。

  叶忻姿娇笑起来,「今天挺开心的,所以来看看自己的竞争对手啊。何先生

大人有大量,华久重新上市的时候,您可要捧场哦。」

  何晋仇不解的看着她,嘴角露出了狞笑,「叶忻姿,你是不是太自以爲是了?

  华久现在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叶忻姿得意的笑着,「你不知道吧,你手底

下的罗信,早就投到了我这边。你手里那份遗産,其实是用我的那个份额进行的

抵押!我才是你真正的债权人,如果你一味的继续追击华久的股份,就算最后真

的抢到了,那麽你的新龙华可就要倒了。」

  何晋仇哈哈大笑,「你以爲你真的能控制了罗信?还是以爲凭你的骚屄可以

征服他?那小子手底下的女孩可是顶级的货色,就凭你?哈哈哈哈!!」

  「你倒是可以好好查查。」叶忻姿不爲所动。

  何晋仇不屑一顾的笑,但却还是开始查了起来。

  何晋仇认爲,我用他的那份抵押顶了叶忻姿;叶忻姿认爲,我用她的那份抵

押顶了何晋仇……

  实际上,我是用叶语霜和叶幼彤的另外两份遗産抵押,同时顶下他们两个!

  我现在不仅是新龙华的债权人,甚至还是他们俩共同的债权人!而他们变现

的所有资金,都被我完完全全的搅和到了华久这个全都是泡沫的大锅里面!

  通过清晰地电脑屏幕,我看到何晋仇的脸色变了。我的嘴角露出了笑容,这

是一个看着自己导演的好戏即将上演之前最得意的恶毒笑容。何晋仇,你在我体

内注下的剧毒,现在轮到你自食其果了。

  何晋仇,你老谋深算,百般心机,却狠毒如最毒的毒蛇,不容侵犯的巨大自

尊心让你去撕咬每一个胆敢用目光正视你的人。而这,就是你的弱点。

  何晋仇发出了一声狂吼,猛地把电脑屏幕扫到了地上。

  叶忻姿发出了一阵得意洋洋的笑声,「何晋仇,还从来没看到你像只蠢猪一

样被人玩弄的表情呢?真是可爱极了。怎麽样?如果考虑给姑奶奶我好好舔脚的

话,我说不定会放新龙华一马,你们以后可以改行卖个水泥什麽的,或者去街边

卖健康早餐,哈哈哈哈!!!」

  何晋仇额头上青筋暴起,他,何晋仇,不会容忍任何人侮辱他,永远不。我

太了解他了,这就是他用顔蕊的凋零让我所学到的东西!

  一双干枯坚硬的手狠狠的扼住了叶忻姿的脖子,猛地将她扑倒在地上。何晋

仇的嘴里喷着口水,像疯子一样狂骂着。

  「就凭你!?臭婊子!!敢在我何晋仇的头上拉屎!?」

  叶忻姿双脚乱蹬,眼珠暴出眼眶,舌头被掐的伸了出来。

  何晋仇腾出一只手,撕开她的衣服和裙子,将鸡巴狠狠的肏到了她里面。

  叶忻姿的两只手痉挛一般胡乱挥舞着,有气无力地抽打在何晋仇脸上,抓出

了几道血痕。何晋仇更加兴奋了,他眼睛通红,土狼一般的舌头舔在嘴唇外面,

用尽最大的力气抽插着叶忻姿的下体。

大了,整个身体只能随着何晋仇的耸动机械性的前后晃着。

  何晋仇射在了她里面,然后气喘吁吁地站了起来,开始疯狂地用脚在叶忻姿

的尸体上踹着,踹的她下体血肉模糊。

  在何晋仇重新恢複平静,打电话叫打手来他办公室的时候我停止了录像。

  我自然不会天真到以爲有了这个视频就可以利用司法机构对付他。何晋仇手

眼通天,在钱面前,中国的法律什麽都不是。但对我来说,这个录像却不是没有

用处的。

  望远镜里,何晋仇坐在老板椅上剧烈的喘息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麽事情。

  他重新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三秒锺之后,我身边的垃圾桶里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我僵硬的笑笑,将录好的视频存了起来,收拾东西,离开房间。当房门被关

上的时候,那台手机还在纸篓里嗡嗡作响。

  何晋仇的手下开始处理尸体,而他却坐立不安的沖出公司,跳上车开始疾驶。

  他一定会回家,已经暴躁如雷的何晋仇一定会去拿顔蕊出气,也会利用她最

后的价值试图找到我。那栋别墅,也正是我要去的地方。

  ***    ***    ***    ***

  叶忻姿如我所愿,被他杀掉了。那个女人变成了我的牺牲品,但我却感觉不

到一点一滴的负罪和内疚。毫无疑问,同情心和负罪感已经被我心中的黑暗完完

全全的碾成了渣子。在她那样评论咏聆的死的时候,我就再也不会对自己做的事

情産生动摇了。

  这个女人并没有什麽必须要死的理由,她只是和这世间无数的人一样,在利

益面前忘却了什麽叫做人性。不……其实这才是人性中永远不会改变的一部分吧。

  你也许不会爲几万块钱放弃你的女友,但是十几万呢?几百万呢?上千万?

  上亿!?给你更美丽更善解人意的女人,给你万人之上俯视衆生的地位,那

麽你的选择呢?能够在膨胀的欲望和贪念的吞噬之下乖乖的守住自己心的人,又

有多少?那颗心,对别人来说一文不值,但是对它的主人来说,或许意味着一切。

  我和她,又有什麽区别?

  她死了,咏聆死了,办委托性质的文书已经将我变成了全责的遗産继承人。

  加上幼彤和语霜的两份……叶忠文的财産,我终于完完全全的弄到了手。

  可是,何晋仇却不会任我沾染他眼中的这块巨大肥肉。那麽,来吧……何晋

仇,你就是最后一道门坎。

  驶进了林间小道,我透过挡风玻璃遥遥望着何晋仇那座罪恶的别墅。我知道

有一个女孩正在里面痛苦的等待我的拯救……可是,我真的能救得了她麽?

  算好了时间,大约何晋仇进屋之后,我开车停在了别墅门口。

  何晋仇的心腹给我开了门,他的得力打手被叫去处理叶忻姿的尸体,而在这

个地方的只有四个。

  「我要向何总彙报事情。」

  我挎着一个包,打手仔细搜了我的包。这个包里就装着我的武器,那四份遗

産转让书。

  几分锺以后,何晋仇命令打手带我进来。我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一步一步

的迈上长长的阶梯,每走一步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一直走到二楼的正厅。

  何晋仇在那里,还有苏清竹,还有顔蕊……

  苏清竹靠在他怀里,舔着那令人作呕的乳头。她瞟了我一眼,我发现她的眼

神里并不是没有歉意。我无法怪她,因爲那个时候,她本身就没有理由站在我这

边。但是,这也意味着我和她已经完完全全的站到了对立面。

  顔蕊则跪在他的胯间,收着羸弱的双肩,耸动着螓首上下吞吐着何晋仇硕大

的肉棒,一头秀发随着她的动作缎子一样翻飞着。女孩背对着我,背上全是伤痕,

还有黏黏糊糊没有干掉的黄色液体。混杂着淫水的精液从她胯下的花瓣拉成长长

的黏丝,垂在地上。那对如粉红色嫩桃一样的臀部被扇的全是红通通的手掌印,

顔色凄豔无双。娇嫩的屁眼全是搀着精液的血迹,被干的无法合拢。那些血丝呈

现着飞溅出来的样子,他们插她的时候,顔蕊一定很痛吧……

  她……也许已经完全堕落了……谁又能阻止她呢……在这种没有任何希望可

言的地狱里,最纯净最干净的心灵也会被折磨得千疮百孔,只能尝试着用麻木的

堕落来缓解内心和身体无尽的剧痛。

  「罗信……」何晋仇爽的面颊都在微微抽动,他看着我,笑的那麽得意,「

我真是想你呢,还以爲你会带着钱就这麽销声匿迹,不过你倒是很识相,乖乖的

按照约定过来了,我没看错你。」

  顔蕊听到何晋仇叫了我的名字,浑身一颤,忍不住放松嗓子吐出正在深喉的

肉棒。她一边匆忙的用手去挡自己的凄惨的屁眼,一边想要回头偷偷看我。

  何晋仇一把抓住顔蕊的脑袋把她扭回来,将肉棒重新插进女孩的口里,然后

使劲将她的头按了下去。顔蕊呕了两下,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哀鸣,似乎早已经习

惯了这种事情,但她的小手却依旧从胯下伸过来,努力挡着自己的屁眼不想让我

看见……

  「当然要来……我和你之间的事情,该结束了……」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解释解释吧,你到底对新龙华和华久做了什麽?爲什麽新龙华的账面全都

亏空了?已经抵押出去的东西,谁有资格动!?」何晋仇质问着我,但却并没有

表现出生气或者担忧的样子,因爲我就站在他面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会真

的有胆子当着他的面和他作对。

  我掏出了一个装满了文件的文件袋在他面前晃了晃。

  「因爲新龙华的债权人是我,真正给你和叶忻姿融资用的是叶语霜和叶幼彤

的那份遗産。这里,是叶家所有遗産的转让书,还有新龙华和华久的産权,当然

上面全都是我的名字。你只要让我签个字,这些东西就都是你的了。」我淡淡的

说道。

  何晋仇的眉毛扬了起来,那双貂眼放出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光芒。他的嘴唇

微微抖动,就连何晋仇这种人,在巨大的诱惑面前也没办法保持淡定。

  「拿过来!」他在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吐出了三个字。

  「你放了顔蕊。」我垂下拿着文件袋的手,对何晋仇说。

  顔蕊听到这句话以后,身体一僵,口中仍然含着肉棒却抽噎起来。那对剔透

的肩膀不住的耸动着,怎麽努力也停不下来。

  何晋仇眼睛一眯:「你有什麽资格和我谈条件?」

  「我知道没资格,但是你答应过要给我奖赏的……那就把顔蕊还给我吧……

我一分钱都不要。」

  何晋仇从嗓子眼里发出了戏谑的咯咯笑声,「罗信,你怎麽这麽可爱?且不

说我到底会不会兑现